• 揭秘国际人体器官黑市 机场偷肾脏5万美元卖出

    2019-04-03 19:19:48

    1月11日晚上,土耳其警察逮捕了53岁的外科医生优素福索恩梅茨。国际刑警组织从2008年起就在寻找索恩梅茨,当年一名土耳其男子在科索沃的一个机场被人偷了肾脏。这事引起了欧盟检

      1月11日晚上,土耳其警察逮捕了53岁的外科医生优素福·索恩梅茨。国际刑警组织从2008年起就在寻找索恩梅茨,当年一名土耳其男子在科索沃的一个机场被人偷了肾脏。这事引起了欧盟检察人员的调查,发现了一个范围可观的偷窃和走私人体器官的国际犯罪集团。

      索恩梅茨及另外8名同谋引诱中亚等地区的穷人来到普里什蒂纳,获取他们的器官,并以高价卖给来自加拿大、德国、以色列、波兰的“医疗游客”。索恩梅茨进行移植手术的诊所则属于一个范围更大的器官走私网络,该网络甚至与政界人士有牵连。

      器官走私虽然恐怖,但实际上并不少见。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约10%的移植器官来自黑市。虽然偶尔像索恩梅茨这样的者会落入法网,但通常没人认真地试图关闭这一市场,因为很多人认为,器官走私不只是赚钱,而是不可避免的。

      一个现实中的人体器官买卖场所可能让人感觉恶心,因此随着对人体器官需求的增长,人们也在寻求一个合乎道德的器官供给体制,也就是器官捐赠体制。一些人从公益的角度出发,捐赠他们的器官,有必要的话受捐人可以向器官捐赠人提供一些物质上的馈赠。但实际上,目前还没有一个完善的器官捐赠体制,并且捐赠的器官数量远不能满足需求。

      人体器官买卖的体系形成是从血液买卖开始的,20世纪60年代中期,美国的采血点一年能收集到600万品脱血液,给献血者的慰问金是每次25美元。但随着采血点在全美普及,问题也逐渐出现,一些身体状态并不十分健康的穷人可能为了得到钱而献血。

      20世纪70年代,英国人类社会学家理查德·蒂特马斯提出了一个新的体制,通过降低对献血者的酬金来避免不纯的动机。此外,用条码代替人名来标记血袋,让接受输血的人对整个献血体制而非献血的个人抱有感激之心。

      在当时,这是一个相当有革命性的思想,并且取得了广泛的成功,世界上最强大最安全的血液供应体制就此建立。今天,美国人捐献了大量的血液,美国成为世界上头号血液出口国,每年美国的血液出口量达到150万加仑,可以装满两个半奥运会游泳池。

      蒂特马斯模式也被用于人体。1984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国家法案,禁止买卖人体器官。从此,医疗需要的人体器官主要靠匿名捐献。有关器官捐献者的资料受到严格的保密,人们担心让器官捐赠者和接受者直接接触会危及整个捐献体系。

      但是,匿名捐献制度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后果:即使器官捐献者和受捐者无法直接接触,受捐人无法直接用钱购买器官,但医疗机构,包括医生、护士、救护车司机、律师和医院管理者都有机会为他们服务的机构购买器官。而病人虽然不能直接购买心脏,但是可以花钱做一个心脏移植手术,这等于还是保证了器官买卖市场的存在。而且,匿名捐赠体系增加了器官来源的不透明性,掩盖了器官事实上的供应链。

      其结果便是,一个具有良好愿望的体制反而推动了一个犯罪市场的繁荣。全球化时代,经纪人会利用各个国家的法律漏洞尽一切可能安排器官收购,然后提供给那些需要的人,他们这样干有着丰厚的利润。在罗马尼亚、摩尔多瓦、土耳其和埃及,经纪人可以很容易地以3000美元的价格买到一个肾,然后以不低于50000美元的价格卖出去。2008年,一名印度经纪人被捕,罪名是涉嫌绑架贫民窟居民,盗取他们的肾卖到国外。

      在法学和经济学的范畴中,根据市场的合法性可以分为“白色市场”“灰色市场”和“黑色市场”,而人体器官买卖可以被称为血淋淋的“红色市场”。在东南亚、欧洲和美国的“红色市场”,在每一个案子中,所有参与其中者都是那么的冷酷无情,根本不在意他们买卖的是自己同类身上的某个部位。

      现在看来,匿名捐献制的弊端很明显,保持来源透明是杜绝悲剧的最佳方式。不过,要想解决问题并不那么容易。有经济学家建议根据器官的需求量规定捐献的数量,但这样做也有很多问题,首先需求量一般远远超过捐献量;其次,那些捐献遗体的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