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纵横:美国动用卫星反恐和破案内幕

    2019-05-07 18:36:03

    太空中看到的东西,从飞机上同样可以看到。可是从来没有人认为,从飞机上俯拍侵犯了公民隐私权。 去年11月9日,18岁的美国女孩阿曼达万西科被人勒死后抛尸于俄亥俄河,事后警方

      “太空中看到的东西,从飞机上同样可以看到。可是从来没有人认为,从飞机上俯拍侵犯了公民隐私权。”

      去年11月9日,18岁的美国女孩阿曼达·万西科被人勒死后抛尸于俄亥俄河,事后警方

      抓获了一名嫌犯。该案的嫌犯一口咬定,在那名18岁女孩被害前两个小时里自己始终呆在家里。可是案发当时根本没有现场目击者,也没有可以证明嫌犯当时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据。案件的审理工作陷入了僵局。这时案发地瓦里克县的办案人员想到是否可以从卫星俯拍的照片中找出些线索。

      专家说,从太空取证,虽然这听上去似乎有些玄乎,以前尚无先例,可是倒也不妨试一下。有人预测,尽管就目前而言,卫星图片用作陈堂证供尚有时日,可是在未来太空照片用作案件侦破已是大势所趋。近日的ABCNEWS对此进行了详细披露。

      上个月,当办案人员对去年阿曼达·万西科凶杀一案的调查陷入僵局时,瓦里克县县长布鲁斯·哈格拉伍提出,要求联邦政府提供去年该案发生时在这一地区上空拍摄到的所有卫星图片。

      该案的嫌犯一口咬定,在那名18岁女孩被害前两个小时里自己始终呆在家里。因此一筹莫展的哈格拉伍县长目前最希望看到的是当时卫星正好拍到嫌犯住所附近的照片显示他家的车道里当时空空如也,这样陪审团就可以证明车子已经开了出去,嫌犯至少在对自己的行踪这一点上说了谎。

      哈格拉伍县长之所以对卫星照片作如此大的指望是因为凶案发生的现场以及嫌犯的住所离美军某基地很近,不过方圆75英里地,因而卫星很有可能碰巧记录下了那一刻的情形。

      不过,来自“全球安全公司”的卫星和安全专家约翰·派克说,即使卫星当时拍摄了照片,至多也只是拍了个远景,很可能不清晰。目前在美国,像NASA(美国国家航空和航天局)的卫星以及气象卫星虽然也能够从太空拍摄地面照片,但是它们这些提供的照片都太模糊,分辨率太低,很难说明问题。接着,派克话锋一转,“话说来,事到如今也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毕竟写封索要照片的信所花的时间比起可能的证据回报来说是微不足道的。这就好比彩票中奖一样,碰碰运气。要知道,这比买彩票还划得来,因为它是不花钱的。”

      全世界到底总共有多少枚可以拍摄高清晰度照片的间谍卫星目前还不清楚,并有一点可以肯定,世界上只有美国、俄罗斯、法国以及以色列等少数几个国家拥有高清晰度卫星。在美国,像“太空影像公司”这样的私人公司就专门出售由该公司高清晰度卫星IKONOS所拍摄到的照片。

      据派克推测,美国目前有4枚光学人造卫星可以分辨出地面上如汽车大小的物体,另有3枚借助于雷达可以拍摄到地形图。来自非盈利机构“国家安全档案馆”的专家杰夫里·里切尔森是《太空中的美国神秘之眼》一书的作者,据他估计说,美国“约有3枚”光学人造卫星可以拍摄到6英寸大小的物体。

      虽然高清晰度卫星所拍摄的照片可以清晰地分辨出停靠在车道里的汽车,但是如何掌握拍摄的时机则又是个问题,因为显然不可能要求仅有的几枚高清晰度卫星24小时监视拍摄美国的每一个角落。

      里切尔森说,“那种认为盘旋在美国上空的卫星可以不停地拍摄照片并且时时刻刻加以储存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拍摄这些照片必须事先有所准备。”况且与阿富汗的坎大哈之类的军事要地相比,对美国本土进行卫星监视的战略意义无疑要稍逊一筹。只有在那些“热点”地区,美国政府才会在过去几个月里不惜工本,24小时监视。

      1994年,间谍卫星在卢旺达上空拍摄到了大量坟墓,为揭露卢旺达种族屠杀的暴行提供了有力证据。1999年,美国亚利桑那州使用从法国政府购买到的一枚间谍卫星,监拍到了一名农夫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私自种植棉花。而在同一年佐治亚州,则拍摄到了该地区森林乱砍乱伐的犯罪行为。还在这一年,一家名为“视觉法庭”的公司提供的卫星照片,为一名被指控犯有谋杀罪的美国飞行员洗清了罪名,使得他得以无罪释放。当时该飞行员在意大利接到命令,用飞机起吊一名遇险的滑雪者,结果在营救过程中滑雪者意外撞向山崖不幸身亡。根据后来的卫星照片显示,由于一种幻视现象使得该飞行员判断失误,飞行高度太低,才酿成悲剧。

      应当指出的是,上述卫星拍摄基本上都是事先精心安排的,几乎没有一次是在毫无准备下的异外收获。

      除了卫星照片的清晰度、拍摄的时机之外,卫星拍摄所带来的法律问题也不能不考虑。像“美国公民自由协会”之类的组织就竭力主张个人隐私权,很有可能会对使用卫星照片进行案件调查的做法提出异议。而来自美国律师协会的资深律师斯特瓦特·巴克则认为,使用卫星进行调查并不违背法律。

      根据1878年的“帕斯·科米塔特斯法案”,联邦军队不能在美国本土主动参与政治性的活动。有人认为根据这项法案,案件调查人员将无权要求联邦政府动用卫星对某个目标进行有针对性的跟踪,但是政府卫星已经拍摄到的那些资料照片,破案人员则有权要求调用。

      9·11事件之后,出于反恐的需要,美国联邦政府对上述法案的执行有所松动。去年10月,美国国防副部长波尔·瓦福维兹要求赋予联邦军队在维护美国本土安全,打击恐怖活动上更多的机动权的提议已经获得了通过。

      正是在这种大环境下,9·11之后,由NASA牵头的一个依靠卫星的反恐计划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美国政府打算建立起一个全国性的由卫星连接的司法中心。根据此项计划,调查者只须将数据输入这家中心,专家们则将对其进行信息处理,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输出结果。

      NASA分管“太空时代司法调查小组”的首席调查人加科勃·特罗姆卡说,“以前我们将卫星送上太空的目的是探测小行星上是否存在着水。现在,我们同样希望可以以合理的价格将这种技术提供给各州的政府进行司法调查。”据他估计,这样一个卫星网络将在未来三五年内建立起来。(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