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纵横:领略今日“空中化”战争

    2019-05-07 18:36:40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副教授,北京国际友好联络会理事,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特约军事评论员,军事科普学会会员。对航空航天技术和现代作战理论有深入的研究,担任空军战略、战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副教授,北京国际友好联络会理事,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特约军事评论员,军事科普学会会员。对航空航天技术和现代作战理论有深入的研究,担任空军战略、战役和国外空军及局部战争课题的研究与教学。

      著有《现代美国空军》、《美军航天战》、《战争魔方》、《科索沃战争》、《陆军航空兵》等专著10余部,在内地和港台以及美、英等报刊上发表论文、军事评论等400多篇。

      10年以来世界范围内的局部战争特别是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中空袭作战的进程与结局使我们深深地感到:高新科技在航空武器装备领域的应用进一步促进了以制空权为核心的空军作战理论的迅速发展。但伴随着这种发展出现的一些理论误区却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我们对空中力量特别是对制空权问题的认识和实践。我们有必要深入而冷静地进行一下思考,然后义无反顾地走出误区。

      过去没有制空权,仗可以打赢;现在没有制空权,仗很难打赢,即便打赢了,也要付出很大代价

      制空权问题的重要性已经形成共识,但对它本质上起到什么作用的认识却大相径庭。相当一段时间,我们曾跟着苏联人盲目地批判杜黑的制空权理论,把其视为资产阶级的军事理论全盘否定。二战后局部战争空中力量的发展运用,尤其是海湾战争及其之后世界军事冲突的实践,使人们改变了对制空权的全盘否定态度,但又逐渐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即在某种程度上出现了“制空权决定论”的看法。持此看法的人认为只要有了制空权,海上作战有保障,地面行动有安全,其他一切作战问题统统优势在握。

      这种对制空权理论的认识误区是由于一种机械的、片面性的方法论所致。真理越过一步就是谬误,对制空权理论过于倾情,反而会忘记这一理论的本质属性。陆军、海军包括空军自身的作战行动离开制空权的掩护当然不行,但我们夺取和保持制空权的最终目的只是为在有了这种空中的行动自由权之后,能够迅速地利用这种优势在3个战场上同时行动,以三军联合的整体作战力量去打击敌人,夺取战争的胜利。问题的关键是,即使我们在未来的战场上夺取了制空权,也仅仅是可以不受或者少受敌人空中力量的危害,如果不能充分利用这种效果并且及时地将其转化为其他作战行动的有利条件,那么制空权的作用就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挥。

      我军对制空权的认识有一个较长的历史过程。建国前,我军尽管有了一些飞机,但还没有条件建立独立的空军。我军基本上是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与日军和军队作战的。而这时候敌机的技战术性能比较低,空中威胁远不如今天这样严重,因此,对付敌之空中威胁,相对于今天来说,“以劣胜优”的措施是比较多的。尤其是在解放战争时期,我军组织过许多重大的进攻战役。这些战役都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取得了胜利。尽管我军在当时已经感觉到应尽快建立一支独立的人民空军,但是,“没有制空权,仗照样可以打赢”的事实使我军对制空权的认识仍然处在初级阶段。

      从建国后到20世纪70年代末期,我军的制空权理论逐步走向了成熟。在这一时期,我军对制空权的认识经历了3个阶段,可分别用3句话来概括:没有制空权,仗可以打赢;没有制空权,仗很难打赢;没有制空权,即便打赢了,也要付出巨大代价。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亲身体验到了在现代局部战争中,有无制空权,其影响程度已经与以往大不相同。在抗美援朝战争的初期作战阶段,由于我防空力量薄弱,制空权完全掌握在美军手中,我军攻防作战和后勤保障因此受到了很大限制。通过战争实践,我军对制空权问题有了深刻的认识。

      20世纪70年代末期到今天,随着我国空军现代化建设的全面推进以及空军军事学术的广泛开展,我军制空权理论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和深化。可以说,同志“打起仗来,没有空军是不行的,没有制空权是不行的”等有关论述已经深入人心。但是,有了制空权以后干什么,我们很少研究。

      现代战争,交战双方将进行各种力量的系统对抗,战争将在陆、海、空、天、电磁各种形态的战场上同时展开,但从各个战场的相互作用上看,空中战场与其余4个战场紧密相连。空中战场能为地面作战和海上作战甚至为太空作战争取主动权,为电磁斗争提供最有效、最理想的实施平台。可以说,今天的战争正在向“空中化”方向快速发展,这才是制空权理论发展的核心问题。

      在美陆军提出的2010年作战理论中,突出强调空中力量的作用,认为其作用可以简单地借用力学第二定律F=ma的公式表达,即战斗力=地面作战部队×航空兵,空军在空地联合作战中是陆军的平等伙伴。现代海上作战越来越依靠空中力量,这已经早为战争实践和学术界肯定,这也可以从各国海军的发展规律中得到印证。美国海上力量以航母为核心,俄、英、法、印等国也在努力发展以航母为作战中心的海上作战力量。

      当然,战争“空中化”的表现已经不仅仅如此。在战争中作战双方越来越倚重空中侦察、空中突击、空降作战、空中指挥和空中机动等作战样式达成作战的目的,从而极大地提高了制空权在战争中的作用和地位。只有夺得了制空权,才能有空中、地面和海上作战的主动权。当然,制天权的发展同样令人关注。它与争夺制空权一样,无疑将对战争的进程和结局产生重大影响,是未来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在21世纪,争夺制空权的斗争与争夺制天权的斗争都将更为突出。战争发展的一个最重要的规律就是它的时代性。外层空间的高势位固然重要,但至少到21世纪初,航天部队只能为少数大国所拥有,人类的主要作战活动还是在大气层以下的空间和地球表面的陆地和水面上进行。

      然而,我们在分析这些问题的时候,有一个基本的前提是战争的本质———消灭或控制敌人这一点却没有发生根本的变化。制空权仅仅是进行战争的一个重要或者首要的条件,却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夺取制空权之后利用制空权去消灭敌人,这才是对制空权理论和实践提出的更高阶段的要求。

      在技术推动下,空战方式已发生很大变化;争夺制空权乃“战之大事”,必须善用“矛”,又善用“盾”

      一味强调用进攻的方法去夺取制空权的倾向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是有害的。在如何夺取制空权问题上,力量和方法是两个最重要的问题。飞机、机载武器、地面防空武器和电子战装备的不断发展使战争中争夺制空权的力量和方法不断发生变化,其斗争程度越来越激烈,也越来越复杂。

      应当看到,一方面,随着新一代飞机突防性能的改善,突击机场、破坏跑道的飞机尤其是隐形飞机的使用将成为快速夺取制空权的有效方式。与这种进攻的方式相对抗,防御的作战方式更是层出不穷。因此,飞机之间的空中攻防战斗仍将是未来争夺制空权斗争的重要手段之一。当然,在技术的推动之下,空战的方式已起了很大变化,并将继续发展。歼击机由地面引导为主发展为由空中预警与指挥控制飞机引导或提供信息、由歼击机自身作出判断为主;中远程拦射空空导弹和近程格斗导弹将上升为主要的射击武器,还可能出现激光等射频武器;作战高度向两极发展,主要集中在低空和高空两个高度层,中间为过渡带;攻击位置由单一的尾后攻击演变为全向攻击,其中前半球攻击将成为主要形式并出现后向发射导弹的攻击;攻击距离从100多公里至几百米不等。而另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地面防空武器的研制和改进将继续得到重视。新一代地空导弹和高炮将具有更快的反应能力、更高的命中精度、更远的打击距离和全天候作战能力,以后还将出现激光、微波等新的防空武器,可组成远、中、近程和高、中、低空的严密对空火网。飞机和地面防空武器的对抗也将继续成为争夺制空权的一种重要形式。当然,这些夺取制空权的方式方法也将越来越复杂,但也正是因为它复杂,其发展和竞争也就越来越激烈。

      争夺制空权既然是“战之大事”,那么除空军以外,陆军、海军和导弹部队自然也是争夺制空权的重要力量。陆军、海军和导弹部队以其地空导弹、舰空导弹和高炮等防空武器建立的防空拦击系统可获得防御性的空中优势,并且可利用地面和海上部队尤其是战役战术导弹部队袭击敌防空系统和空军基地,削弱和破坏敌空中力量和防空力量。但空军仍将是争夺制空权的主力,其他的只能是辅助的、次要的力量。因为从进攻的角度讲,只有通过以空军为主组织夺取制空权的空中进攻战役,包括突击敌防空系统、空军基地、航空工业设施和空中作战,才能彻底粉碎敌空中力量和防空力量及其潜力,取得并保持可靠的、稳定的制空权。

      发展空军对于夺取未来战争的制空权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从世界范围看,这也顺应了现代军队发展的必然趋势。近20年来,许多原来没有空军的国家建立了空军,各国空军在武装力量编成内的员额保持稳定或上升的比例,空军装备科研、采购经费走在前列。海湾战争后的连续10年,更出现了竞相装备高性能飞机和先进防空导弹的趋势。这些都告诉我们,在制空权争夺中,离不开攻,也离不开防,不可顾此失彼。

      追求未来使武器的精度与发射距离之间的反比关系接近于零,并非意味空中格斗的消失

      在空战中夺取制空权是一种传统而且是相当有效的战法。但这几年出现了过高估计远距空战的实际发展和作用的情况,而对近距空战的作用地位却轻描淡写。

      当然,飞机飞行速度的提高、空空导弹拦截距离的增加和雷达火控系统———特别是超视距识别技术的发展和完善使得空战距离不断增加。目前歼击机已能遂行超视距攻击,并将成为未来空战的重要方式之一。但是,我们还要看到,由于受到机载设备发现和识别目标的距离以及空空导弹制导等因素制约,空战距离不可能无限制延伸。尤其今后将有越来越多的飞机采用隐形技术而使发现距离缩小,而在超视距拦截失败、敌机进行电子干扰或机动造成导弹脱靶等情况下,不可避免地还要进行近距空战。据模拟计算表明,未来空战大约有50%的机会出现近距格斗。空战全过程将包括超视距的全方位拦截和近距格斗空战两个阶段。这种空战模式不仅要求未来歼击机应装备具有远、中、近程攻击能力,可实施全方位攻击并能同时攻击多个目标的综合武器系统,而且飞机本身还要具有较高的机动格斗性能。20世纪70年代以色列空军不去赶换掉航炮全装导弹的美、苏两个空军大国的时髦,独自留下能进行近距空战的航炮,在尔后的中东战争的空战中得到了实战的检验和肯定。类似的历史经验值得我们记取。应当说,远近结合是一个比较明智的选择。

      实际上,目前各国正在研究的战斗机也都注意了这个问题。美国的F-22、欧洲的EFA等型战斗机将装备新型机炮、先进的近距格斗导弹如AIM-132或“响尾蛇”AIM-9L、先进中距拦截导弹如AIM-120或兼有近距格斗和超视距拦截能力的“迈卡”空空导弹。

      电子战对于夺取制空权产生重大影响也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电子科学技术在军事航空装备上的广泛应用使现代争夺制空权的斗争进入了电子化时代。与夺取制空权有关的现代军事战略情报与战术情报侦察系统,战场各种目标探测与识别系统,武器的各种自动控制与自动跟踪寻的系统,各种指挥、控制和通信系统都是电子技术直接相关的产品。与制空权有关的电子技术已不仅是军事装备的配套装置,而且日益成为制空军事装备的主导部分。

      电子技术与制空武器相结合,首先改变了传统的武器威力概念。机载电子设备性能对飞机作战效能的影响比飞机本身性能的影响要大得多。先进的精确制导武器可以大大提高武器的作战效能,从而使战斗力倍增。据模拟计算,现代先进的灵巧炸弹的命中精度可比普遍炸弹高30~75倍,在相同杀伤半径条件下,灵巧炸弹的效能可为普通炸弹的145倍,未来智能武器的命中率更高,突击效果更好,电子技术所起的作用也更大。正如有的学者指出的,未来真正意义上的军事技术革命就是使武器的精度与发射距离之间的反比关系接近于零。

      在现代空中作战中,空袭兵力要压制对方防空体系,掩护编队突防和准确攻击目标,防空兵力要及时准确发现和掌握来袭目标,传输和处理作战信息,制导武器拦截空袭兵器,同样也无不仰仗电子技术的作用。如果交战一方的电子装备遇到对方电子侦察、干扰或破坏,造成雷达迷盲、指挥中断、武器失灵的局面,就会在作战中造成严重恶果。未来空中作战是软、硬武器结合进行的作战。电子作战不仅将先于飞机、导弹和高炮等硬武器展开,而且贯穿战争始终。至于21世纪战场上将要出现的微波武器和其他射频武器,更是直接起杀伤、摧毁作用的软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