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技领域央地权责划分改革启动: 未明确央地具

    2019-06-03 12:05:23

    科技领域央地权责划分改革启动: 未明确央地具体出资比例 全面深化改革排头兵财税改革中最难啃的骨头,是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下称央地权责划分改革)。继

      科技领域央地权责划分改革启动: 未明确央地具体出资比例

      全面深化改革“排头兵”财税改革中“最难啃的骨头”,是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下称“央地权责划分改革”)。继外交、国防、基本公共服务等领域之后,央地权责划分改革在科技领域再进一步。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公布了《科技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下称《方案》),从2019年1月1日开始,科技领域央地权责划分改革启动。

      《方案》的主要内容包括,将科技领域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为科技研发、科技创新基地建设发展、科技人才队伍建设、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区域创新体系建设、科学技术普及、科研机构改革和发展建设等八大方面,明确中央与地方各自财政事权范围和支出责任。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方案》出台明确了科技领域央地权责划分改革的大方向和原则性意见,不过并未详细明确具体细分领域的央地具体出资比例。改革比较稳妥,维持了现行科技领域财政政策总体稳定,具体改革仍是一个逐步推进过程。

      现行央地权责划分改革不清晰、不合理、不规范,这不利于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不利于政府有效提供基本公共服务,与建立健全现代财政制度、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不相适应。

      为了改变这一现状,国务院在2016年印发央地权责划分改革指导意见,正式启动了央地权责划分改革。目前,在国防、外交、国家安全、义务教育及基本医疗卫生等基本公共服务等领域,改革已经开展。但按照2019~2020年基本完成主要领域央地权责划分改革的要求,时间非常紧迫。

      随着上述《方案》的披露,今年科技领域的央地权责划分改革也正式启动。不过,不同于基本公共服务等由政府完全承担的事项,科技领域投资的主体是企业等市场主体,因此如何界定科技领域中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是改革的一大前提。

      因此,《方案》首要原则就是科学厘清政府与市场边界:科技领域中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政府投入重点支持市场不能有效配置资源的基础前沿、社会公益、重大共性关键技术研究等公共科技活动。

      施正文表示,只有在界定好政府与市场在科技领域边界的前提下,政府间的权责划分才能顺利推进,政府在科技领域不能大包大揽,而是应该聚焦市场资源不能有效配置的公共科技领域。

      根据《方案》,国务院根据科技事项公共性层次、科技成果受益范围等属性,明确中央财政侧重支持全局性、基础性、长远性工作,以及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组织实施的重大科技任务。同时进一步发挥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的作用,充分调动地方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地方财政侧重支持技术开发和转化应用,构建各具特色的区域创新发展格局。

      在上述八大科技领域细分中,绝大多数属于中央与地方共同财政事权,以市场最为关注的科技研发为例,双方共同承担相应支出责任,但也有各自侧重。

      比如,对事关国计民生的农业、能源资源、生态环境、健康等领域中需要长期演进的重大社会公益性研究,以及事关产业核心竞争力、整体自主创新能力和国家安全的重大科学问题、重大共性关键技术和产品研发,由中央财政承担主要支出责任,通过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等予以支持。

      此前公布的《基本公共服务领域中央与地方共同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中,有着明确的资金分配比例。比如,内蒙古等12个省份的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补助、基本公共卫生等7个事项支出,中央财政分担80%,地方分担剩下的20%。而此次《方案》在具体支出责任中并未明确资金分配比例,取而代之的都是中央或地方承担“主要支出责任”等模糊表述。

      施正文认为,主要支出责任一般来说至少要超过50%,但这是一个模糊表述,也反映了改革的艰难。

      此次《方案》明确的原则之一,是在保持科技领域现行财政政策总体稳定的基础上,对现行划分较为科学合理、行之有效的事项予以确认;对现行划分不尽合理、改革条件相对成熟的事项进行调整;对尚不具备改革条件的事项,暂时延续现行划分格局,并根据相关领域体制机制改革进展等情况适时调整。

      目前唯一调整的是区域创新体系建设的央地权责关系。

      根据《方案》,对推进区域创新体系建设财政负担资金,调整为中央与地方共同财政事权,由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区分不同情况承担相应的支出责任。对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国家科技创新中心、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等区域创新体系建设,财政负担资金由地方财政承担主要支出责任,中央财政通过转移支付统筹给予支持。地方根据本地区相关规划等自主开展区域创新体系建设,财政负担资金由地方财政承担支出责任。

      《方案》还要求,各级财政要持续加大财政科技投入力度,确保财政科技投入只增不减,加大基础研究等公共科技活动支持力度。

      施正文表示,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核心是要靠科技创新驱动,因此近些年政府加大科技投入。近期外部复杂形势下,也让大家充分意识到目前核心技术短板,因此必须加大对基础研究投入,在前沿科技领域实现突破。

      近些年,财政在科技方面的投入力度明显加大。近三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中科技支出增速均达到两位数,明显超过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平均增速。今年前四个月,科技支出达2509亿元,同比增长高达38.5%,远高于15.2%的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速。